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白头翁的梦

    在辽阔的原野的正中央,立着一棵老栗子树。
    树上,有一个洞,小白头翁和它的爸爸就住在这里。
    深秋时节到了,狗尾巴草穗儿变白了。小白头翁的爸爸把那白穗儿叼进巢里,用来絮窝,把窝絮得软软的,钻到里边,就像进了棉被里一样,一会儿,身上就暖和了。
    即使冬天马上来了,下霜、下雪,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天冷了,到外面的日子不多了。小白头翁想起了妈妈。妈妈已经不在世上了,这事小白头翁不知道,它以为妈妈是出远门了,因为爸爸是这么说的。
    有一天,小白头翁问:“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呀?”爸爸蜷着圆圆的身子,一直闭着眼睛,裹在暖乎乎的狗尾巴草穗儿里。
    “哎,爸爸。”
    爸爸睁开薄薄的眼皮,慢吞吞地说:
    “唉,再等等。”
    “妈妈现在在海上飞翔吧?”小白头翁这样问道。
    “嗯,对。”
    过了一会儿,小白头翁又问:“妈妈现在已经越过高山了吧?”
    “嗯,是啊。”
    看到爸爸那满不在乎的懒样子,小白头翁不想再费口舌了。
    十天过去了,妈妈还没有回来,小白头翁感到十天要比一个月,不,要比一年还长。
    一天夜里,小白头翁忽然睁开眼睛,它听到了微弱的声音,“嚓嚓……”小白头翁歪头一听,洞口旁边,好像有摩擦羽毛的声音。
    小白头翁赶忙摇摇爸爸说:“爸爸!爸爸!妈妈回来了!”爸爸惊慌地睁开眼睛,然而它马上明白了。“不,是风。”说着它又闭上了眼睛。小白头翁怎么也睡不着了,它悄悄地走到洞口。只见冷风吹得树枝摇摇晃晃,“嚓嚓”响着。
    “是爸爸说对了。”小白头翁扫兴地嘟哝着,回到洞里,又钻进了被窝。刚才还暖乎乎的被窝已经凉了一半。小白头翁蜷着腿,把小身子紧紧地贴着爸爸睡着了。
    天亮了,微弱的晨光射进洞里,洞里灰蒙蒙的。
    小白头翁睁开眼,走到洞口一看,栗子树上的叶子全掉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洞口前的一根树枝子上,还挂着一片枯叶。
    冬季天短,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漫长的黑夜来了。小白头翁和平常一样,紧挨着爸爸睡了。半夜里,它忽然又睁开了眼睛,又听到了微弱的声音,“嚓嚓……嚓嚓……”
    还是那片枯叶。小白头翁觉得,就像听到了和妈妈一样的声音,它感到是妈妈在窃窃私语,听着听着,它怀念起妈妈来,越听越觉得亲切。
    “为什么弄成那种声音呢?”
    小白头翁感到很奇怪。天亮了,风还是和平常一样在原野上空刮着。小白头翁来到洞口一看,那一片薄叶子,眼看要让风撕碎了。它急忙回到洞里,从窝里抽出一根马尾巴毛,叼在嘴上,又来到洞口,把那片枯叶的叶柄牢牢地绑在树枝上,勒得揪都揪不下来。
    小白头翁认为:“这样绑着,就是刮大风,也没关系的。”
    小白头翁回到洞里。
    “你干什么去了?”爸爸问。
    小白头翁把自己做的事告诉了爸爸。爸爸闭着眼,一声不响地听着。听完了,它睁开眼睛,歪着头,久久地仔细端详着孩子。
    这天晚上,小白头翁做梦了,梦见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浑身白白的鸟,它来到洞口,迈着小步进来了。小白头翁很吃惊地喊:“哎呀,妈妈。”可是那白鸟一句话也没说,用两只慈祥的眼睛,注视着小白头翁,就像白头翁爸爸打量小白头翁那样仔细。小白头翁扇动着翅膀,飞起来,想去偎靠白鸟。可是,白鸟的身影突然不知在哪儿消失了。
    小白头翁跟着睁开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周围。洞里漆黑一片,它又盖上了被子。
    第二天早晨,小白头翁很早就起来了。它来到洞口,那片枯黄的叶子上,下了薄薄的一层雪,像撒了白面一样。看到它,小白头翁想:昨晚上梦见的那只白鸟,也许就是这片白叶子吧?
    小白头翁用翅膀轻轻地拂去枯叶上的雪。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