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佛教故事 > 佛教因果故事 > 正文
戒饮酒的故事

  戒饮酒的故事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祗园精舍。毗舍佉,一位富有而虔诚的优婆夷,被五百位舍卫国的妇女邀请去参加城里的节日庆祝。毗舍佉知道这是一个飲酒的节日,因此对她们说我不会飲酒。这五百位妇女於是对她说,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去佛陀那兒,而我们则去参加节日庆祝。

  次日,毗舍佉在她的家中对佛陀和众僧作四事供养(供养袈裟、食物、枕耨、药品)。在午后,她拿了香和鮮花去祗园精舍听佛陀开示佛法,那五百位妇女参加节日庆祝后,已经相当迷醉,但她们仍追随毗舍佉去祗园精舍。到了精舍门口,五百位妇女仍然还在喝酒。進了讲堂,毗舍佉恭敬的礼敬佛陀,然后坐在一边。那五百位妇女完全不懂礼仪,她们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在佛前唱歌,跳午,跌跌撞撞,甚至吵架相骂。

  为了使这些愚痴的妇女觉醒过來,佛陀从他的眉毛射出深蓝的光,突然之间,周遭一切变得黑暗,妇女们因为恐懼,才清醒起來。佛陀也从他的座上消失,然后出现在须弥山的虚空上,他双眉间的白毫射出犹如一千个太陽与月亮般明亮的光芒,对她们说∶“为何你们还在欢笑和享乐呢?你们常在黑暗之中,为何不寻求光明呢?”

  这五百位妇女的心已柔软堪教,听完佛陀的开示,她们都证了向初果。

  佛陀回到祗园精舍,坐在座上,毗舍佉再次恭敬的礼敬佛陀,然后问佛陀∶“世尊!请告诉我们,这毁灭一个人道德与惭恥的饮酒的起源。”

  佛陀於是就说了一个发生在久远以前的故事。

  很久以前,当梵施王(Brahmadatta)是波罗奈(Baranasi)的国王时,有一个从加希(Kasi)來的叫蘇拉(Sura)的猎人去到喜马拉雅山上打猎,在山里有一株奇異的树,高过人头加上手臂的高度,树幹才分三枝长出去,在分枝处凹下有一个大水桶般的深度,下雨时,雨水充滿了凹陷处,树旁长着一棵酸梅树,和一棵胡椒籐,酸梅和胡椒常掉入凹陷处,附近因为又有稻田,鸚鵡啣來稻穀,站在枝上吃,一些稻米落入凹陷处的水里,经过日晒,凹陷处的水发酵成血红色的液体了。

  热季时,鸟群飞來喝水,喝后就醉了,它们飞起來,然后又从空中掉下地面,在地面上躺了一阵子,它们醒來,又再次吵雜地飞走。猴子和其他的爬树动物也是如此。蘇拉观察了一段时间,他想∶“树幹凹陷处到底装了什么東西,不过它一定不是毒药,若是毒药的话,鸟群和动物早就死了。”於是他爬上树,也喝了一些饮料,他像鸟群和动物般也醉了,他继续喝,越喝就越想吃肉,因此他起了一个火堆,检了地上醉了的鸟和动物,放在火堆上烤來吃,他一手拿酒喝,一手拿着肉來吃。

  然后他想起住在附近的一位隱士瓦魯那(Varuna),於是他砍了一枝竹,装了些酒,拿了烤肉就向瓦魯那的茅屋走去,他送了酒与烤肉给瓦魯那,两人快活地吃着喝着。

  他们思惟这酒将能使他们发不少财,於是他们将酒装入大竹筒里,向加希出发,到了第一个边界关卡,他就向国王通讯制酒的人來了,国王召他入宫,他们向国王献了酒,国王喝了两三杯就醉了,几天后,献给国王的酒完了,国王要他们再拿一些來。

  “是的,陛下!”他们答道。

  “在那里得到这饮料?” 国王问。

  “在喜马拉雅山上。”

  “再去拿一些來。”国王命令说。

  蘇拉和瓦魯那又去到山上拿酒,不久之后,他们心想每次酒完了要回山上拿实在是累极了,他们就把制酒的原料记好,因此就回到城里制酒,城里的人开始饮酒,荒废了工作,不久就穷了,整个城像座鬼城。

  蘇拉和瓦魯那两人就把制酒带去波罗奈,並向波罗奈王通讯制酒的人來了,波罗奈的国王也像加希王一样召他们入宫,並对他们给予协助,饮酒的风气传开后,一般的生意行业都受影响,生意消條,波罗奈城步上加希城的路,也衰落了。蘇拉和瓦魯那於是搬去沙给达(Saketa),不久又放棄了沙给达,搬到舍卫国去。

  当时舍卫国的国王是沙拔密答(Sabbamitta),沙拔密答王欢迎这两位商人,问他们需要什么,於是他们要了大量的制酒原料和五百个大缸,一切都办好后,他们在每一个缸边系了一隻貓,以防老鼠。

  缸中的制酒原料开始发酵,溢了出來,貓快乐地喝了溢出的酒,然后醉倒在缸边,引來老鼠咬貓的耳朵,鼻子和尾巴。守卫见了很吃驚,报告国王说貓喝了缸中溢出的饮料死了。

  “这两人在制作毒药。”国王下结论说。於是下令把蘇拉和瓦魯那两人立即抓去斬首,当两人受刑时,他们说∶“陛下!这些是酒,极美味的饮料。”

  斬首完后,国王下令将缸打破,国王的人在破缸时,貓却醒來了,快乐的玩着,守卫马上又去报告国王。

  “若它们是毒药的话,貓应该死了。可能它是美味的饮料,讓我们试试。” 国王说。

  他下令全城装璜好,並盖了一座涼亭在宮中庭園,他坐在白傘蓋下的国王宝座上,周围围绕着的是他的大臣们,准备开始饮酒。

  当时仭利天的帝释王(Sakka)向人间巡视,看谁孝养父母?谁做身口意的善行?当他看到沙拔密答王坐在白傘蓋下的宝座上,准备喝酒。他想∶“若沙拔密答王喝了这酒,全世界就完了。我要去阻止他喝酒。”

  帝释王马上化为一个婆罗门,手中拿了一壶酒,站在沙拔密答王前叫卖∶“卖水壶,卖水壶。” 沙拔密答王问他∶“婆罗门你从那兒來?你是谁?手中拿得是什么水壶?”

  帝释王答道∶“请听!这水壶里装的不是奶油,油,糖精或蜂蜜,这壶里装的是无量的恶行。任何一个贫穷的愚人,将会失去自制,他会在平地跌倒,或掉入粪坑,受到它的控制,他将以右手吃他不应吃的食物。请买它吧。卖水壶!最坏的壶!”

  “这壶里装的饮料将使一个有理智者变成野獸,令他的仇敌们讥笑他,並使他在众人前愚痴的唱歌跳午。请买这水壶的奇妙饮品吧!你将能看到它带來的肉麻的鬧劇。”

  “最害羞的人饮后也不能自制,他将会忘记羞恥,裸体的在街上跑,累了,他随地躺下,不顧危险或礼仪。这是这饮料的特性。请买它吧。卖水壶!最坏的壶!”

  “当一个人喝了这饮料,他将不能控制身体,站时搖搖幌幌,发抖,颤动,像木偶戲里为人操纵的木偶一般。请买它吧。全壶的酒!”

  “男人喝了这饮料,他失去身体五根的知觉,他将成为災难的猎物,可能烧死在床上,他会向豺狼走去,淹死在浅浅的小水池里,他将会被贫穷所困,它没有不能带來的任何災患。”

  “喝了这饮料,男人无知觉地躺在路上,躺在自己呕吐的食物中,引狗來舔嚐呕吐物。女人喝醉了,可能将她亲爱的父母绑在树上,漫骂她的丈夫,像瞎了眼的人折磨独生子,並抛棄他,这就是这壶里的饮料的作用!”

  “当一个男人喝了这饮料,他将自大地认为全世界屬於他,他不须向任何人表示恭敬。请买这壶,壶里装滿了最強的饮料!”

  “喝上了癮,最高阶层的富裕家族也会败坏,名誉扫地。请买这壶,陛下!卖水壶!”

  “在这壶里的飲料将使你的舌头和腿失去控制,它会说胡鬧的话,无缘无故地哭泣,它使眼神糢糊,使意念受到障碍,使一个人不知羞恥。喝了这酒,它会鬧出事,好朋友也会吵架。就連天上的神仙也蒙难而失去天宫,全都是这酒。请买这壶,请嚐一下这壶酒。”

  “因为这酒,谎言被人乐意地说着,被禁止的行为被人愉快地做着。虛伪的勇气将使人带來危险,好友被出卖。男人喝了它敢於做任何事,不知他的所为将导他入地狱。请试一下这酒,陛下!请买这水壶!”

  “喝这酒的人将犯下身、口、意的恶行。他将把善当成恶,把恶当成善。甚至一个彬彬有礼的人,醉后也会幹下失礼的事。有智者将愚痴地自誇。请买这壶酒,喝它上癮吧!你将习惯於罪恶的行为,说谎,残酷,骯髒,和不名誉的事!”

  “当一个人烂醉如泥,他将像被打倒在地上的公牛般,瘫痪地躺着。没有一个人的力量能和酒的毒性比。请买这水壶!”

  “简单的说,飲酒将会摧毁每一种德行,它会遮掩惭恥,侵蝕善行,破坏善名誉。它会使心意蒙污,並掩盖心意。若你願意讓自己试这会迷醉的饮料,陛下!买这壶吧!”

  沙拔密答王听完了这些话,他才明白饮酒的害处,他庆喜自己没有沾上这危险,他向婆罗门表示谢意说∶“婆罗门!你甚至比我的亲生父母还要爱护我,为了表达你规劝我的恩典,我将送你五个富村莊,一百位婢女,七百條牛,十驾骏马拉的马车。你是一个了不起的老师!”

  帝释王显出真相对他说∶“我是三十三天的天主,我无需任何东西,你可以保留住你的村莊,婢女,牛马等,享受你美味的食物,滿足於甜的糕饼。欣喜我对你的教导,这样子你在今世将没有过失,來生你会生於辉煌的天界。”说完后,帝释王回到天界去。

  沙拔密答王发愿不饮酒,並下令捣毁全部的酒缸。从那天起,他守持戒條,常行布施,命终之后,他果然生於天界。

  但是饮酒的恶习传遍了全印度,许多人身受其害。

  佛陀说完了故事,谈到过去生,他说阿难陀即是当时的沙拔密答王,而他则是帝释王。

  法增比丘,澳洲雪梨云居兰若

  愿众生安乐!
 

  &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