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唯有体谅才能成全

    看了很多舐犊情深儿女情长的文字在一次次百感交集、泪眼婆娑之后突然很想说说我的家庭它只是中国千千万万家庭中的一个缩影却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家乡是云南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七十年代我家五口人我哥、我爸我妈、我老爹其实是我父亲的养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不坏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都要吃两个月的杂粮。在我离家读初中之前每天的饭桌上父母不是嫌弃我老爹脏不讲卫生就是嫌弃我老爹饭量大的各种抱怨和厌恶的神情以至我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我正在长身体的青春期都会因为多吃了点东西就会觉得很羞愧难当。

    父母和中国大多数农民一样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他们刨食的这片土地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我妈目不识丁但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劳动力能够到离家三四十公里的山上摞一百多公斤松毛到砖瓦厂买补贴家用我爸小学毕业在当时乡村邻里已经是大家眼中的文化人在信用社、烟叶站打过短工大半辈子的时间走村串巷买牛买马星期天赶到县城牲口交易市场赚取差价。93年我哥以优异成绩考取省外中专父母开始劝我辍学理由主要有二第一家里有一个考取中专今后可以吃皇粮按今天的话说已经是祖上诈尸 的荣耀了第二姑娘反正是要嫁人的到时候也不会进赡养义务他们用不着拼死拼活供我读书但在我坚决的坚持下还是勉强供我读完中专。

    中专毕业我顺利分配到县城的机关单位工作参与并经历了祖国的繁荣富强见证了我们县城日新月异的变化住进了别墅开上了家庭轿车家庭年均纯收入已经突破10万父母并没有如愿或者说按照传统跟我哥一起生活而是跟我生活在一起。

    听见看见很多三代人住在一起鸡犬不宁的家庭我们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其乐融融常常也觉得有种小确幸。

    我刚参加工作的几年我妈跟我说的最多的是村里的某某过年回家给父母万而八千的过节费最后还不忘记补充说某某可没怎么读过书父母也没因为供他读书而吃太多的苦说真的我难以描述自己的内心是怎样一种五味杂成的反映那一瞬间是觉得自己活得苟且的机关领的是固定工资我要维持一家的日常用度要买房买车根本无力阔绰的给父母过节费。

    现在父母已经六十多岁了长期在城里生活外表已经同化成了城里的老头老太而那些扎根在心理的自私、狭隘还是会常常爆棚比如开始看不起我农村所有的亲戚隔三差五会咆哮着要我偿还供我读书的钱经常因为我多接济婆婆家一点而对我怒发冲冠……但我们之间的爱恨纠结和亲情纠缠充斥着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尽管我现在月收入八千多元还是会踌躇在一件上千元的衣服面前而不肯打开钱包会因为买了一个自己中意很久的包却因为价格高而寝食难安或许这就是我的原生态家庭给我打上的烙印。

    现在我已经是一个中年母亲每当父母对我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而让我心生恨意时脑海中就会浮现母亲佝偻着身体背负松毛艰难前行的画面于是只能体谅毕竟在当时物质困乏的时代人人为吃饱穿暖奔波还有谁会体会“世界上有一种冷叫你妈说你冷”的细腻周全。

作为一个十八岁儿子的母亲十八年来一直努力践行着一种理想的母爱陪伴、孝顺体谅、宽容、夫妻恩爱还有“你妈叫你穿秋裤”的琐碎周全原生态家庭赐予我的自私、狭隘正在一点点淡去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面对着生活的各种鸡毛蒜皮协持着牵挂着……

0
0
 
广告
广告